找回密码
查看: 2938|回复: 1

[转帖] 龙俊甲:让田野美术走进课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19 09: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湘美教材电子扫描版
何宗焕

    龙俊甲,朴实得就像腊尔山上的一株芭茅,一块石头。你很难想象,这个不善言谈的苗家汉子,凤凰县腊尔山希望小学一个普通的美术教师,让湘西那些神奇的民间艺术、田野美术演绎出如此美丽多姿的色彩。
艺术是一个民族的血脉,美术课堂应该传承灿烂悠久的民族文化,让古老的民族艺术焕发出青春的生命。龙俊甲把民间艺术元素引入小学美术课堂,激发了孩子们的灵感,带来了美术教学的重大突破。

    教材的尴尬与课堂的无奈

    腊尔山,被称为凤凰县的“西伯利亚”,是一个极其贫困的苗族聚居地。2002年,龙俊甲来到腊尔山希望小学,教美术。很快,他发现,美术教学不仅是学校最薄弱的学科,而且还有很多困难。许多学生因为家庭困难无钱购置绘画工具,除了学校发的一册课本和一个图画练习本,就是手中的一支铅笔。这样的情形如何完成教学任务呢?龙俊甲首先想到的是,自掏腰包给部分贫困学生买了水彩颜料和素描纸,但杯水车薪,无济于事——贫困生太多了。而更严重的问题是,现行美术教材似乎主要面向城市儿童,其教学内容、文化价值取向等与湘西民族地区的教育实际不相适应,与农村儿童生活背景相去甚远。这样的美术课孩子们没有多大兴趣。这是多么尴尬的现状啊!
    难道贫困地区的孩子就不能上美术课吗?难道他们就没有享受美的权利吗?这里的美术课应该怎么上呢?龙俊甲很苦恼。尤其是当他看到,在那些偏僻山寨的房前屋角和晒谷坪上,只要可以用来涂画的地方,就有孩子们用随手拾来的粉笔、木炭或是土块精心涂画的图画时,他感到了更大的痛苦。孩子们是爱美的,我们怎能剥夺他们上美术课的权利呢?
    正当龙俊甲彷徨的时候,他参加了“蒲公英行动”美术教育课题实验培训,这次培训所倡导的扩展美术教学的视野,挖掘美术教学的题材,给了他很大启发。在专家教授的指导下,龙俊甲探索了一条把优秀的民间美术与最富有创造生命力的儿童美术教育融为一体的教改思路,以开发新课程资源为契机,把民间美术引进课堂教学。
    龙俊甲说:“在湘西,美术课对于一些贫困地区的孩子来说甚至是一种奢侈,没有老师,缺乏课程资源和起码的教育经费,但在他们生活周围并不缺乏美术资源。湘西土家族苗族的祖先们创造了丰富多彩的民间文化和民间艺术。史书记载,土家织锦从汉代起,就被土司作为上等贡品向皇帝纳贡。无论是苗族还是土家族,具有民族特色的服饰、银饰、刺绣、织锦、蜡染、印染、锉花、傩面具、纸扎、玩具、编织、石雕、木雕等,即使在今天仍在散发强大的艺术魅力。”
    优秀的民族民间艺术是一个民族的历史沉淀和智慧的创造,对于自小生活在民族文化氛围中的孩子来说,这种融入了各种情感和审美元素的艺术,是一个民族共同的记忆,也是他们身份的象征,因而具有极强的亲和力。对湘西的中小学美术教学来说,这无疑是一座丰富的极有价值的美术课程资源宝库。
    龙俊甲的第一个行动是,收集和整理民间美术资料。周末和寒暑假,他走村串寨,去吉首,去花垣,考察当地的节日文化和民间美术,挖掘神话传说,探访民间艺人,留心民间工艺。他说,这是为美术教学收集和积累课程资源。他的收获是巨大的。蕴藏在民间的艺术元素,有着独特的艺术手法和表现形式,带着原始的野性,带着粗犷,带着泥土的芬芳,这是任何课本上难以看到的东西。
    课程资源是新一轮国家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所提出来的一个重要概念。没有广泛的课程资源的支持,再美好的课程改革设想也很难变成实际的教育效果。美术课堂有了这样活色鲜香的原生态的资源,那将是一场视觉、触觉、感觉上的盛宴。
    龙俊甲把这些生动的、具有浓郁民族特色和地方风情的课程资源带到了课堂上,他指导学生用稻草、用布头、用泥巴石块进行美术创作,这种创作既糅进了民间技艺,又充分发挥了学生的创造力,不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感到特别亲切。

    孩子们自己的美术课

    没有统编美术教材中所规定的易拉罐、吹塑纸、泡沫板和水彩颜料,龙俊甲和孩子们也能上美术课了。他们把稻草、树叶、竹枝、芭茅杆、石头、树皮,这些农村随处可捡,触手可及的材料都引进了课堂。美术真正成了平民的艺术教育,农村孩子再不也必为买不起画板、画笔和颜料而难过了。最让龙俊甲高兴的是,美术课堂有了很大变化,孩子们动手、动脑,兴趣十分浓厚。
    龙俊甲的美术课堂与山区孩子的生活贴得很近很紧密。他说:“在美术的想象、命题及创作作业中,我力求让孩子们根据自己熟悉的湘西山水、人文景观、风土人情进行创作。”有时,他让学生绘制各种面具,然后戴着自己做的面具做游戏;有时,他让学生穿上自己设计的民族服装表演;有时,他让学生在课堂上来一次绘画接力赛;有时,他让学生用自己的画笔,装扮美丽的学校。由于是创造性地使用教材,教学内容与学生现实生活紧密联系,缩短了学生与学习内容之间的距离,激发了学生主动学习的积极性。
    事实上,散落在我们所居住的地方的民族瑰宝到处都是,龙俊甲说,一幅织锦,一个小小的背篓,一件普通的农具,一幢幢吊脚楼,都镌刻了人民群众的勤劳和智慧,闪现出他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渴望。这一切都是孩子学习美术的大课堂和重要素材。
    稻草和旧布头在农村中最常见,把这些材料作为课程资源进行开发和利用,学生会感到十分亲切。苗年是具有浓郁苗族风情的传统节日,节日里人们载歌载舞,用各种形式举行欢庆活动,以抒发对幸福生活的激情和热爱。教学中以情景教学方式把欢庆苗年民俗活动引进课堂,学生用稻草和旧布头,通过捆扎、编织等简单方法制作玩偶和玩具,当形态各异的小玩偶出现在欢庆美丽苗年的节日里,立即引来村民们好奇和关注的目光。这种具有本民族特色的教学形式,能使学生在民俗风情的教学情景中,在尽情地“做”和“玩”的学习活动中,感受本土文化的魅力,体验美术创作的乐趣。
    龙俊甲的美术课堂是开放的。有一次,龙俊甲问同学们,你的家是什么样的?有什么特别之处吗?说到自己的家,学生都很兴奋,有的说父母的床雕龙画凤,很精致,有的说家里的木格窗很好看,有的说家里的大门别具一格。说完自己的家,他又让孩子们说说寨子里最有特色的建筑。有孩子说,村里的土地神堂两端翘翘的最有意思,有的说,村子里的水碾房最好玩,还有的说最喜欢村里二层楼的木头房子。
    “现在,我们来描绘一下我们想象中的家园。”龙俊甲再一次激发孩子的想象。孩子都有一个美丽的家园梦想。有的想把自己的房子盖在大树底下,春夏秋冬都能听到小鸟的叫声;有的想自己的房子前有一条小溪流过,一座小桥通向对岸……孩子们的想象奇妙、绚丽。在孩子们充分展示自己的想象时,龙俊甲说,那么,让我们来搭建自己心目中的家园吧。孩子们兴奋极了,他们快乐地动起手来。虽然所用的材料不过是石块、木板、竹条、芭茅、泥巴等,但同学们的兴趣特高,他们把自己想象的家园建得非常美丽。
    龙俊甲说,孩子是不乏想象力的,美术教学要尊重学生的想象和情感,让他们有充分的自由发挥空间。
    龙俊甲和他的学生们还谦虚地去民间拜师学艺,拜能者为师,拜巧者为师。曾漂洋过海到日本表演过剪纸艺术的禾库镇排云村吴香英老人,已“封剪”多年,龙俊甲多次上门求教,终于把老人请到了学校,老人耐心细致地向师生授艺,现场表演了她的剪纸艺术,还给同学们讲解了苗族的锉花工艺,手把手地教学生折纸、操剪、锉花;苗族银匠吴兴章、苗绣能手石玉妹,也来学校传艺讲课;草编艺人麻老二不但向学生展示了技艺,还手把手地教了一批“徒弟”。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当老师把民间艺术家或是自家的奶奶请进课堂,手把手教孩子剪纸,或是孩子利用课余时间跟着隔壁的伯伯学编织,这种贴近自己生活的美术学习让学生倍感亲切,学习的积极性大增。当龙俊甲决定成立美术课外小组时,立即就有三百多名学生报名。课外美术小组的学生利用课余、周末,采集粽、稻草、芭茅、藤条、泥巴、树叶、竹枝、玉米杆等,创作各种各样反映本民族生活的作品。学生灵巧的小手不仅编织出了吊脚楼、风雨楼,编出了风车、椅子,编出了各种神和动物的形象,编出了玩具,还编出了雄伟壮丽的长城,学生大胆构思、尽情想象。这样的美术课堂,学生在玩中学,在学中玩,充满无穷情趣。

    在传承中认知传统文化

    苗族土家族都是古老的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雕刻、绘画、音乐、舞蹈、文学艺术等都具有浓郁的民族风味,是重要的文化遗产。由于没有自己的文字,这些优秀的文化只能靠祭祀、口头传说、建筑、服饰、山歌等形式来传承,以此来保持民族的身份特征。由于民族大融合和外来强势文化的冲击,生产生活方式的变化,这些民间艺术在快速失传,如不及时加以抢救和保护,苗族土家族的文化特征将消失殆尽,不复存在。龙俊甲的美术教学,把美术课放到文化层面上,不仅提高了美术课的文化含量和档次,更有利于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发展。
    龙俊甲说:“传承和发展不是简单地教学生临摹几个有民族特色的图案或学几个民间剪纸,而是要发掘湘西民间美术的内涵,从文化、历史层面上去解读美术符号。让学生通过了解民间美术的价值,激发珍惜热爱民间美术的情感,学会传承与保护本土文化遗产的方法,促进对本土文化的认知与自觉。”
    考察龙俊甲的美术课堂,你会发现,他总是选择贴近学生生活,让学生兴趣浓厚的内容。比如展示民间美术的实物或图片,引发学生学习的欲望;比如故事导入,追溯作品的来龙去脉。民间美术的许多作品都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以傩面具为例,少数民族的先民们在祭祀时,头戴傩面具,作为人与神沟通的桥梁,说咒语,伴有舞蹈动作,傩面具所表现的是本民族神的形象,或祖先崇拜的民族英雄人物。龙俊甲鼓励学生以探究、合作的学习方式进行社会调查,搜集资料,让学生在学习民间美术的同时,透过美术符号去解读背后的起源传说、神话故事、祖先崇拜、图腾崇拜等文化渊源和历史内涵,从而加深对自我身份的了解与探索。
    湘西民间美术不仅具有形式之美,而且还有文化内涵之美,这是一个不仅需要去审美,去认识的世界,更是一个有待于去感受去体验的世界。当孩子们一旦走进民间美术,一旦对本土文化有了认同与自觉,他们在学习中感受、体验到的肯定是一种精神上的最大快乐。所以龙俊甲的美术课堂,总是引导学生把自己创作的体会和感受讲出来,让心中的情感得以抒发,快乐得到升华。
    “龙老师的美术课,让我们为我们民族的文化感到骄傲。”孩子们说。小孩子通常喜欢现代的东西,比如电脑、动漫、MP3等,觉得本地的文化风俗“土”、“落后”。龙俊甲给孩子们讲述湘西的各种风俗:花灯戏、苗族“四月八”的上刀梯、走火坑,土家族半夜娶新娘,引发孩子们对民俗风情的兴趣。保护古老的民间艺术,这个道理对小学生而言是很深奥的。龙俊甲给他们讲南长城,讲凤凰古城,虽然现在人们看到的东西很美,但其实,有很多东西在过去已遭到破坏,不仅原物找不到,连样子都记不起来了。如果当时有人画下来了,现在的修复就不需要找老人口述来猜测当年的风貌。用这些令人感慨的实际例子,引发孩子们保护民族遗产的责任感。苗族人喜欢自己织布、做鞋子、绣鞋垫、在纸上锉花,龙俊甲把一些样品带进教室,给孩子们看,孩子们对色彩亮丽的艺术品感到很新鲜,当他们得知这些东西都是民间老太太做出来的时候,更加觉得新奇。龙俊甲告诉学生可以自己寻找身边的民间艺术品。只要仔细观察,就会有所发现。把自己看到的图案、纹样记下来,画下来,收集起来,再参考美术课本上的图案,自己就可以加工设计一些图样来。龙俊甲说:“我觉得,一个小学教师如果能在传授知识的同时,让孩子们体验、传承本民族的优秀文化和艺术,这是很有意义的。”


有孩子的地方就有美术

龙俊甲

    腊尔山,凤凰县的“西伯利亚”,一个条件十分艰苦很难留住教师的地方。为了能够教美术,我很高兴地选择了这里。2002年开始,我成为腊尔山希望小学第一个专职美术教师。
    正当我满怀理想准备好好干一番时,却发现美术课没法上了。因为许多学生家庭困难无钱购置绘画工具,除了学校发的课本和一本薄薄的练习册及一支铅笔之外,别无它物。按照统编美术教材的内容上课,大多数学生只得眼睁睁地看个别同学完成作业,干巴巴地坐等下课。美术教学遭遇的尴尬,作为美术老师的我,心在痛苦、在流血。难道边远贫困山区的孩子他们不能上美术课吗?他们没有享受美的权利吗?这对义务教育阶段的山里孩子是多么不公平啊!
    2003年,我校被选定为 “蒲公英行动”美术教育课题实验校,我参加了“蒲公英行动”美术教育课题实验的教师培训。“蒲公英行动”的主要内容是,探索儿童美术与民间美术相结合的,可在边远少数民族地区小学美术教育中可行的、可持续的、可推广的教育模式,充分利用民间文化资源和自然资源,通过对新课程资源开发的过程,把优秀的民间美术与最富有创造生命力的儿童美术教育融为一体,进行山区农村学校美术教育改革。
    在美术教育专家的指导下,我凭着农家孩子的执着和坚强,全身心地投入了这次教改活动。我珍惜每一次培训,抓住每一次外出学习的机会。为了能使课题有充足的资料,为了更好地让学生理解本民族民间艺术,也为了民间美术能成功地引入课堂,我利用节假日,起早摸黑,跋山涉水,到苗族集聚的吉首矮寨,花垣麻栗场,凤凰腊尔山、禾库、山江、阿拉,入乡串寨走访收集民间美术、传说故事、历史起源和图腾崇拜,又拜民间老艺人为师,学习各种民间工艺。
    农村的美术课由“贵族教育”变成平民化了,我非常高兴,孩子们的学习进步了,我非常激动,这一切激发我不断努力,不断探索。我去过长沙、北京、贵州,为当地的老师和学生讲学。学生美术作品先后参加了在中华世纪坛、首都师范大学、广东美术馆的展览,每次展览都得到观众及专家好评,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中国日报、中国教育报等多家媒体都做过报道,学生的多幅作品在各种报刊杂志上发表,泥塑作品《苗家姑娘》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学校美术教育改革吸引了省内外很多专家、老师、学生来校考察参观。
    在进行农村美术教育改革中,我不断地为自己“充电”,十分注重学习教育教研理论,更注重总结实践中的经验与教训,撰写了《有特色的课程资源》《民间美术在学校美术教育中的传承与发展》等论文,我还参与编写了《儿童与民间美术》《民间美术》《手工入门》等乡土教材。
    教育本身就是一片森林,只要走进去,做个有心人,都会有收获的。我在平凡的岗位上取得了一点点成绩,党和政府给了我很高的荣誉,我先后被评为州“十佳青年”、“州美术学科带头人”、 州级劳动模范;获得了教育部、中国美协“学术贡献奖”、“成就未来希望奖”。十多年来,我把所有课余时间用于教学研究,探索农村美术教育改革;我把全部精力和心血倾注在山里孩子们的身上,让他们和城里孩子一样享受美的教育;我把所取得的成果向乡小、片小、村小推广,让美的种子在大山里播撒。     
    有孩子的地方都应该有美术教育,有美术教育就不应该忘记我们大山里的孩子,这是我的希望——一个让孩子们拥有快乐翅膀在美术天空中飞翔的希望。


文章来源:《蒲公英在线》
发表于 2012-4-20 18: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的帖子

湘美教材电子扫描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中国美术教育信息网 ( 湘ICP备05009679号 )1qaz D:\RECYCLER\

GMT+8, 2018-6-23 01:18 , Processed in 0.27110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DISCUZ_VERSION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