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查看: 410|回复: 0

用激情激发创造力——中央美术学院援疆教师郝凝辉专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4 10:4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湘美教材电子扫描版
本帖最后由 zhoujian 于 2016-1-14 10:50 编辑

用激情激发创造力——中央美术学院援疆教师郝凝辉专访

《概念书籍与概念家具设计》展览开幕式


“郝老师,我们只是想你了。”完成一年援疆任务的郝凝辉离开新疆艺术学院不过十天,手机里微信、短信全是同学们的“直接告白”。回到北京的郝凝辉更是难以释怀,心似乎一直还拴在那些想念自己的孩子们身上。

“他们真的需要我,我也想他们。”约了见面时,平时风趣幽默又侃侃而谈的郝凝辉,并没有太多话,只是一味地表达放不下新疆那些刚刚结束课程的同学们。看到他身边一直跟着一个默默不语的小伙子,问起来,才得知是刚从新疆专程来北京看他的学生。这位叫王强强的小伙,是新疆艺术学院美术系环艺班大三的学生,他说学校一放假,班上56名同学就选派他来北京,就是为了看看郝老师。“因为郝老师走的时候太匆忙,他们班没赶上送他,许多同学都哭了。”


与参加展览的同学一起坐在自己完成的瓦楞纸家具上合影

眼前的淳朴景象、那些直接告白的话语,似乎有些不现实,有些渐行渐远又似曾相识,却真实地发生在一个“80后”、一个中央美术学院援疆的年轻教师身上。

跨专业的六门课

新疆艺术学院是中央美术学院援疆对口支援单位,多年来建立起来的良好援疆工作机制,一批批援疆干部老师热情投入的工作,对新疆艺术学院的发展带来了极大的支持与支撑,特别是师资相对缺乏的设计等学科,中央美院的师资支援一定程度上成了新艺的“依靠”。去年初,担任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时尚学部主任的郝凝辉,接受了援疆任务,援疆“前辈”们打下的良好基础,对于郝凝辉来说是条件,更是压力。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他心目中“很大”的艺术学院,他的目标是让自己的工作达到“前辈”们的水平、“符合中央美院的身份”、不给学校“丢脸”。

“为什么来新疆?为新疆做了什么?走后给新疆能留下什么?”中央美院选派的副校级援疆干部、担任新疆艺术学院副院长的边恺提出的这三个问题,让他意识到如果只做到“不丢脸”是达不到要求的,必须高标准要求自己。面对新疆艺术学院分配的《网页设计》、《UI设计》、《动画设计》、《家具设计》、《书籍装帧设计》五门本科生课程和《计算机辅助工业设计》一门研究生课程,虽然来之前做了充分准备,郝凝辉还是感到“鸭梨山大”。在美院他主持讲授的只有《家具设计》,其他几门课程,他只能凭借自己博硕士研究生读书阶段接受和研究的专业知识,“现学现卖”了。除此之外,他还必须做好与当地教育教学实际接轨的功课,让自己的教学更接地气。

他深知新艺师资的匮乏和学生们对来自最高美术学府老师的期待。为了对得起学生和自己既定的目标,郝凝辉几乎把所有上课之外的时间用来准备跨专业的课程了,每天都要熬到夜里一两点。就连大家热衷购物的大巴扎,他一次都没有去过。

面对“求知若渴”

这位教了十年书的年轻老师,他多少习惯了课堂上一些同学的倦态。为了达到自己要求的高标准,他的课程采取“末位淘汰”,最后一名的成绩只能是不及格,可以选择重考,如果再不及格,就只能挂科了。他在《UI设计》的第一堂课上就立下了如同“饥饿游戏”的“生死状”,如果不接受“末位淘汰”,可以选择退出。结果数字媒体专业全班28名同学无一退出,全部签下了“生死合同”。接下来的《网页设计》、《书籍装帧设计》等课程全部是同样的节奏,有的班多达56名同学。这令他感到意外,面对淘汰压力,以往在美院选择退出是正常现象。眼前同学们的摩拳擦掌,让他感到的已经不是压力,而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第一堂课,我们便被他洗脑,签下了求学生涯的第一份‘生死状’——数字媒体班正式开启‘高逼格’模式:淘汰模式、团队模式、原创模式。”一位同学写下了这样的课堂感想。就这样,他高起点开启了自己的授课模式。清华求学、美院传道、欧洲调研,他挖掘自己身上的经验、智慧和能量,为了这些求知若渴的孩子们,开创探索最能让学生学到手又能激发他们思维与创造力的教学方式。

他参照跟随美院赴欧洲调研的经验,借鉴首届“毕业季”的模式,从课程一开始就设计了全方位展示作业、展示学习创作成果的方式。根据不同课程的呈现效果,有的在教学楼的空间展示,有的在校内美术馆展示。三周的上课时间,从第一堂课就要动脑子想,课程结束要拿出怎样的成果?可以说,上郝老师的课每一天都是紧张的。郝凝辉要求每一位同学都要把自己当成设计师看,自己的作品、创作成果不仅仅要呈现给老师同学,要上线参赛、要展示给全社会,要经得起检验。他要求同学们必须坚持100%独立原创,小到icon图标、线框手稿,大到市场定位、用户分析。

这种被学生比喻为“魔鬼式”的教学方式,也让他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与动力,激发了前所未有的激情、热情与创造力,“患有懒癌的我们自此满血复活,”他们“为了作业超负荷劳累,为了汇报展手忙脚乱,奋战在楼道与宾馆之间。但是,我们心甘情愿,青春无悔”。因为学校宿舍晚上12点熄灯,常常是画图到夜里两点电脑便显示“电量不足”,无奈之下,有的同学在附近的廉价七天酒店开了房间,“每晚一杯浓茶,为了完成作业,我不敢睡也舍不得睡。”同学们在自己的创作笔记中纷纷记录着郝老师带领下的“无悔青春”。

有一天晚上11:00多了,郝凝辉担心家具专业同学使用电动工具不安全,便想到去教室看看,眼前的景象让他难以置信:教室内灯火通明,全班同学在紧张的奋战中。郝凝辉一方面为同学的努力感到欣慰,同时也担心同学熬坏了身体。他想到了“叫暂停”,甚至宣布“生死状”作废,所有同学都不会挂科。可同学们停不下来了,这时候他们不仅仅是为了完成作业,而是为了自己的创作,为了自己的专业理想。郝凝辉为这些处于创作激情中的同学所感动,他带着货车和同学一起到郊外的工厂去采购材料,他与老板讨价还价,老板也被这位老师的真诚打动,最终让同学拿到了最便宜的价格。他拿出自己的上万元,为同学们购买了曲线锯、角磨机、手电钻、大量开孔器、热熔胶枪等加工设备和大量耗材,为美术系购买了两块高清背投屏幕。(原载于中央美术学院官网,有删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中国美术教育信息网 ( 湘ICP备05009679号 )1qaz D:\RECYCLER\

GMT+8, 2018-6-23 01:22 , Processed in 0.27456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DISCUZ_VERSION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