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查看: 335|回复: 0

作人物画要符合“故实”原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8 12: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湘美教材电子扫描版
作人物画要符合“故实”原则
文/杨 琼

顾恺之论画云:“凡画人最难,次山水,次狗马;台榭一定器耳,不待迁想妙得也,此以巧历不能差其品也。”朱景玄亦云:“夫画者,以人物居先,禽兽次之,山水次之,楼殿屋木次之。”(《唐朝名画录·小引》)为什么顾恺之、朱景玄之流皆说图画人物最难?这里主要有二层意思。其一,人物画形似固然重要,尤其须得传神,所以难画。如《宣和画谱》有云:“画人物最为难工,虽得其形似,则往往乏气韵。”其二,人物画的本质是劝戒(教化、认知),所以品格最高。故朱景玄言“画者,圣也”,(《唐朝名画录·小引》)“是则画之作也,善足以观时,恶足以戒其后”。(《宣和画谱·叙》)可见,一方面人物画的难体现在技术层面,另一方面人物画的难体现在文化精神的表现层面。后者尤其难,难在图画人物要体现历史、文化、德教、认识诸功能。

如此,图画人物,最忌“空谈”,更不要想当然,自以为“是”。尤其是图画古人物,须当谨慎,只有掌握扎实的历史知识,深入了解人物生活习性,下笔才有重量,才能赋予那简单的一笔以深度。这就需要画家潜下心来学习。艺术从来就不是什么轻松的事,只有那些傲慢懒惰的三流艺术家才会企图靠闭门造车来创造“辉煌”,并由此获得相应的名利。然而,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缺乏历史根据和生活常识的作品迟早总会露馅,届时不免就贻笑于有识之士了。

难以想象,一个连自己想要画的人物,其思想、性格、生活习性及其所处历史文化环境都不了解的画家,能创作出优秀的人物作品来。这是因为:一者,人物有古今变化之别,朝代衣冠各有特性;画今人尚且易识,画古人则非具有相应的历史、人文、风俗等知识积累方可下笔。故方熏云:“画人物,必先习古冠服,仪仗器具,随代更易;制度不同,情态非一,虽时手传摹,不足法也。”(《山静居画论》)齐白石能轻松几笔画出一只栩栩如生的蟋蟀来,他的绝妙之处在于他熟悉它们;图画人物对人物对象的要求则更高。

二者,人类虽无贵贱尊卑之分,却有身份之别。仙凡道释,气貌不齐,士农工商,自有其表;皆非寻常可以描摹便得其神情。故图画人物,要分别“释门则有善功方便之颜,道像必具修真度世之范,帝王当崇上圣天日之表,外夷应得慕华钦顺之情,儒贤即见忠信礼义之风,武士固多勇悍英烈之貌,隐逸俄识肥遁高世之节,贵戚盖尚纷华侈靡之容,帝释须明威福严重之仪,鬼神乃作丑  者鬼驰趡之状,士女宜富秀色婑媠之态,田家自有醇甿朴野之真。恭骜愉惨,又在其间矣”。(郭若虚《图画见闻志·论制作楷模》)这正是古人始终强调的“格物”的功夫。或许对于当代画家来说是高要求,甚至是一种折磨,但对于传统画家来说却是毕生所修的课业。画家要想了解古代人的精神心理和生活习性,既要对共性的历史——文化、考古、民俗等——有所了解,又要对个体的历史——对象个人的思想、生活等——了然于心;这样才能在表现人物对象时,不至于闹出古今无别、上下无序、习俗不分的笑话。

图画历史人物或事件,要比图画当下难上百倍,因为“过去的东西我们不知道,也不清楚,表现起来自然是有困难的,即便画面看起来很逼真,但未必符合事实。比如画一幅魏晋清谈图:松石下,几个文人袒胸露背、品茗抚琴、高谈阔论……。画家可能在某种意义上重现了这一历史情景,但对于人物的神态和心理,我们永远无法捕抓,因为我们不是同时代人,我们无法感受那种“清谈”的气息,进而把它表达出来。这种捏造出来的形式不免容易落入俗套,其艺术意志是难于让读者感知进而产生共鸣的”。(参见拙文《中国当代艺术的三个缺失》,《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学报》2015年第12期)所以丰子恺先生才这样严格要求他的学生:“如果我发现你们有谁画凝视瀑布的文人,我就把谁赶出去。因为你们没有见过。”故此,离当前越远,画家需要储存的知识——专业知识、历史知识乃至民俗宗教知识等——就越多,只有真正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者才能使创作出来的作品达到真、善、美的高度。

中国绘画中的人物画和西洋绘画中的肖像画是有很大差别的,西洋肖像画可以是清一色的背景,国画人物却常常需要一定的“内容”做衬托,而这些“内容”是有讲究的——或山水亭榭、或冠服仪仗、或器具制度以及日常生活场所,都要和时代环境、人物的形象和心理活动相统一,并表现出一个完整的叙事结构。故此,要画好一个时期或地方的人和物,必须获得这个时期或地方的人和物所赋予的感染力,而要获得这种感染力,画家得熟知这个地方的历史环境和风土人情,如果画家了解所有的细节,就能举重若轻,毫无费力地画出富有思想,充满情绪的作品来。

真、善、美是中国画的灵魂。真是指事,即符合“历史故实”;善是劝戒,即“存典故备法戒”;美是愉悦,即审美心理疗效。当代中国画的人物画更多是追求愉悦——美,而弱化了劝戒——善和指事——真的功能。乃至有大量的作品,既不体现真和善,也无美可言,甚至是在丑化中国文化,尽是一些流俗之图像——以笔墨之道图画此等造型并不比流传在市井的色情图片高明多少。即便是表现民俗图画,此等造型尚不足取,何况是表现美的“艺术”——所谓美术,就是美的艺术之谓。

传统国画中的人物画几乎是在大传统的文化框架结构里进行的,其文化功能强调真、善、美是必然的;尽管当代中国画不管是在内容还是形式上,都已经发生了诸多变化,但并不代表人物画可以完全脱离大传统,而在小传统的文化模式里大行其道。然而,不管是表现大传统还是小传统,图画人物都要经得起“历史”推敲。尽管当代有不少国画家有强烈的表现小传统的文化观念,在以人物为题材的国画已经在一定程度上通俗化、大众化,甚至是戏剧化,但并不表明读者就承认图画人物可以低俗化。低俗不是审美,是审丑,是绘画创作的“病”。

中国文化讲传承——如家学和师承——不仅是为学者的观念,更是中国文化的根。潘天寿就曾说过,“学习中国画,自古以来都是师徒传授加自学”,这种情况直至近代西方教育体系的传入,传统师徒相授的模式才逐渐被课堂集体教学模式所代替。诚然,今天中国画的命运多舛并不完全是西式教育体系造成的;竟然我们改变不了接受教育的途径,我们为什么不改变读书的方法,改变经验世界的方法,让传统知识传承的模式继续发挥其强大的效用呢。

可以断言,中国画只有在传承中创新才可能有真正的出路。否则,任尔等如何炒作,如何宣传,如何鼓吹,亦如同话语场上无根的幽灵。(原载《中国书画报》2016-3-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中国美术教育信息网 ( 湘ICP备05009679号 )1qaz D:\RECYCLER\

GMT+8, 2018-6-22 08:05 , Processed in 0.26092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DISCUZ_VERSION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