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查看: 331|回复: 0

空中视觉:格兰特﹒伍德——乡村景观与美国现代艺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7 15:5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09湖南省中小学美术教学竞赛及观摩研讨活动
空中视觉:格兰特﹒伍德——乡村景观与美国现代艺术


2016年3月31日晚,“空中视觉:格兰特﹒伍德——乡村景观与美国现代艺术”讲座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行。主讲人杰森﹒韦姆斯是加州大学河滨分校人文艺术与社会科学学院主任及美术史系教授,讲座由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人文学院副院长邵亦杨主持。

本次讲座名称源自于杰森﹒韦姆斯所著的书,该书探讨了美国本土艺术与现代主义艺术的某种关联。讲座包含这两大主题,着重介绍地方风景的改变对地方主义艺术的影响,及地方主义艺术的改变如何体现了现代主义特点。

讲座伊始,杰森﹒韦姆斯向观众展示了艺术家格兰特﹒伍德最重要,也是现代画界中极具代表性的画作《春天来临》(1936),这幅画作创作于格兰特﹒伍德的绘画创作高峰期,整幅画的线条如人体曲线般柔美,颜色亮丽,画面中出现多种元素,有耕作的农民,田野间的牲畜,或行驶或静止的汽车,整幅画充满生机与活力。

画面的形象通过几何图形进行一种抽象性的概括,譬如,天空中的云,就简练的运用方形概括。这本是一种很具现代性的抽象性表达手法,但依旧有相当部分艺术史家表示,格兰特﹒伍德的这幅《春天来临》不够现代,也不够理性,违反了普遍的现代艺术观点。但杰森﹒韦姆斯却不赞同这种观点,他认为这样定义这幅巨作有些过于简单化。从视觉的角度去分析这幅画作,观者可以读出一种复杂性,这体现了现代社会发展的一种进程。



在格兰特﹒伍德创作《春天来临》的时期,也是生产力大发展的年代,飞机的航拍图渐渐开始应用,美国总统于1850年还颁发出相关法规,要求2/3的美国领土需要被空中飞机进行勘测记录,并整理成册,这是20世纪的一种社会大背景。因此杰森﹒韦姆斯选取了一张比较普遍的飞机航拍照片与兰特﹒伍德创作的《春天来临》进行对比分析。格兰特﹒伍德出生于美国农村,所以对此类土地航拍勘测图并不陌生,杰森﹒韦姆斯想要从航拍图的视觉表达中找寻影响格兰特﹒伍德创作风格的因素。《春天来临》中一种近似于地图式的几何性方格与航拍图中的方格式的土地所有划分非常相像。早期殖民者把土地变成一个个方格,进行公平分配,据说格兰特﹒伍德就很喜欢这种近似方格式的划分,所以在多幅作品中具有体现。

早在19世纪,航拍技术还不够完善式,也有很多俯视视角的绘画,这类绘画的产生多是因为农民的喜爱和需要,这种近于俯视,方格式的图画,多配有文字,每个方格中多标有所有者的姓名及相关信息。通过这类图画,农民更明确各土地的所有权,及自己土地的范围和位置。19世纪的这类迎合农民需要的俯视方格土地画,也被杰森﹒韦姆斯认为是影响格兰特﹒伍德创作《春天来临》的重要因素。

接着,杰森﹒韦姆斯又为大家展示了两幅格兰特﹒伍德的作品,其中一幅是肖像画,描绘的是一位资助者及早期殖民者。据说这幅画是为一个旅馆创作的壁画,同样也具有一种俯看的视点。画面背景是一幅旧地图,同样具有着一种方格特点,人脸的描绘方式也具有地图的属性,如眼镜就被描绘成了方形。另一幅作品是《石头城》(1930),依旧沿用之前的鸟瞰视角,方格式的视觉表达。格兰特﹒伍德的《石头城》与19世纪画家描绘的关于石头城的画作具有很大的相似性。同样的俯视视角,方格形的土地,但格兰特﹒伍德的《石头城》还是与其他有些不同,19世纪的画家画作中多有一些象征工业革命的元素,如冒烟的高烟囱等,但格兰特﹒伍德的《石头城》中并没有这种类似的象征元素。

杰森﹒韦姆斯对比了《春天来临》和《石头城》这两幅画作,虽然两幅画很相像但还是有所不同,后者创作在前,画面所呈现的景象更为理想化,而《春天来临》这幅画中隐隐的透露出一种不幸和不祥,或许这种不祥的气息与20世纪航拍技术的广泛应用有很大关系——20世纪30年代联邦农业局开始使用飞机航拍丈量土地,飞机运用自动照相技术,得出的照片更为清晰准确,农民渐渐意识到官方对他们的控制无形中大大增强,19世纪的俯看方格式绘画,只是土地所有情况的一种注明,而且具有一种喜剧感,如“comic  relief  map  of  machride  IA  area”而航拍图却窥探了他们的完整生活,人们在这种技术的大发展中开始失去隐私。



格兰特﹒伍德的负面情绪进一步增大,体现在了他另一幅绘画“Death  on  Ridge  Road”中:三辆机动车行驶在山路上,下面是一辆农民用车,行驶较稳,中间是一辆小轿车,代表着现代性,车辆有些偏离轨道,最上面是一辆工业用车,代表着工业化和金钱利益,车辆同样偏离了轨道。中间和上面的车辆都具有着一种极不稳定性。这种视觉的表现,也暗示了格兰特﹒伍德对“农民、现代、工业”这三大类的态度。画面中还充斥着很多符号化的图像,如十字架形状的电线杆。同时期,社会上的一些报刊也刊登了很多具有类似属性的照片,都表达了一种对未来的紧张感。“Death  on  Ridge  Road”这幅画不同于格兰特﹒伍德的《春天来临》1936,它走向了另一种极端,抽象,疏离,失去感情。

最后,邵亦杨教授对整个讲座进行了总结,飞机的勘探技术引发了农民的心理危机,这种社会背景充分反映在了格兰特﹒伍德的画作中:从早期一种近似童话般的想象画面到最后的不安,充满危险的画面。邵亦杨教授认为杰森﹒韦姆斯这种从视觉作为出发点的研究方式非常值得学习,视觉的变化与当时的社会背景,画家的个人因素密不可分。(原载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官网,有删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中国美术教育信息网 ( 湘ICP备05009679号 )1qaz D:\RECYCLER\

GMT+8, 2018-6-20 14:01 , Processed in 0.27392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DISCUZ_VERSION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